你的位置:主页 > 来博官网 > 朴槿惠这总统还能当多久?

朴槿惠这总统还能当多久?

admin 发布于 2016-12-09 09:13
朴槿惠这总统还能当多久?朴槿惠这总统还能当多久?

  近日来,崔顺实已经成为一颗韩国政治核弹,实实在在地在韩国政坛引发了巨浪涛天的一场政治海啸。崔顺实仓皇离境出走德国后留下的个人电脑不啻于一个“潘多拉魔盒”,打开魔盒的那一时刻完全将朴槿惠总统的政治生涯变成了一场噩梦。电脑里存储的文件不仅有朴槿惠在德国发表的德累斯顿宣言等诸多演讲稿,更有朴槿惠与各领域人士的谈话内容,甚至有朝韩秘密接触的机密情报、政府非公开文件等完全不可以转存至个人电脑的内容,数量之多,令人咋舌。韩国调查机关曾一度看总统脸色而对调查“有一搭没一搭”地消极对待。但包括《中央日报》、《朝鲜日报》、《韩民族新闻》、JTBC电视台在内的诸多韩国媒体不依不饶,完全取代了检方的职能,不断爆料搓火。

  对于崔顺实、禹炳宇等人的诸多质疑,朴槿惠应对失措,急忙抛出修宪之说,试图以此掩人耳目而过关。然而,在不断的新料面前,这样的重量级筹码都变得轻如鸿毛。崔顺实丑闻究竟止于何处无人知晓,究竟达于何地无人可测,所到之处,均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而过。崔顺实门已经成为裹挟巨大猛料、涌向韩国政坛的一场海啸。

  一、问题出在哪里?

  “丑闻”这一字眼,对于韩国政坛并不陌生,爆发的各种腐败问题也层出不穷。每次事件的结果也大同小异,要么涉案亲信被司法处理受牢狱之灾,要么总统谢罪天下享受随之而来的政权末期“跛脚鸭”晚景,再不然就是总统下台后接受调查。这也是韩国官场的一个明规则。无论是亲信坐牢,还是总入狱,每次事件的发生大都会止于某个特定的界限,检方与嫌疑方“点到为止”。

  然而,崔顺实事件却无法预测究竟底在哪里,线在何方,其破坏力已经远远超过历次。

  首先,崔顺实丑闻为韩国民众带来的是伤害,甚至是无尽的羞辱。历代政权出现的亲信腐败案大多是总统本人的子女或兄弟所为,民众在谴责的同时,也有“反正都这样”的感觉。然而,崔顺实却大大不同。除了知道是“和总统一起共事40年”之外,韩国民众对崔顺实本人一无所知。民众只知道崔顺实的女儿冲进管理老师房间羞辱老师,是一个炫富、不上课却拿学分、骑马竞技差却能以此入学的“熊孩子”,崔本人是一个借总统之名狐假虎威的坏女人。连做人的根本都无法坚守的这样一个人竟然成了朴槿惠总统的“至亲”,并因此删减总统的演讲稿、介入青瓦台与政府的人事任命、煞有介事地召集一干人等干预几乎所有的政治运营。崔顺实丑闻严重刺伤和羞辱了韩国民众的情绪,“我们究竟是啥样的国家啊”。

  此外,朴槿惠总统本人是本次事件的主人公,这也和其它那种亲信腐败之类的事件完全不同。崔顺实在设立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的过程中,青瓦台与政府介入的痕迹比比皆是,这也被安钟范所证实。一般的认识都认为,没有朴槿惠总统,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尤其是将各种涉密资料转交给崔顺实一事,没有朴槿惠的指示,更是不可能出现。因此,应该负起责任的始作俑者正是朴槿惠总统本人,这类事件与其说是“崔顺实门”,倒不如说是“朴槿惠门”。而这一丑闻更是从事实上摧毁了朴槿惠总统的执政根基。

  在崔顺实的个人电脑中发现的文件,也成了朴槿惠总统不可恢复的致命重创。一直以来,每次提出崔顺实疑问时,青瓦台总是嗤之以鼻,称之为无稽之谈。总统秘书室长李元钟在提及演说稿事先交给崔顺实的疑问时,甚至说这种事情在“封建时代都不可能存在”。而朴槿惠总统本人对于“暗门秘书”疑问也称,“完全是试图加重社会混乱的胡说八道”。然而,当这种谎言被揭露大白于天下之时,朴槿惠本人与青瓦台的道德性随之轰然崩坍。

  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总统本人无视法律与制度规定,将机密文件交给一个个人,任由其删减润色,这完全是实在令人无法接受,也无法理解的事实。韩国民众不得不怀疑,朴槿惠总统究竟对国家运转抱有何种态度,是不是认为国家权力完全是私人所有,是不是认为运营国家“像吹灯草灰”一样容易。

  二、朴槿惠的去留

  正如韩国首都圈大学示威联盟的公开信所言,“弃船的船长不能再坐到船长位子上”。作为一国总统,朴槿惠做出了诸多无法以常识解释的行动。而在承认的那一时刻,她做为总统的能力已经很难维系下去。将崔顺实这样一个“江南大妈”当成国政运营伙伴的总统,如何有资格谈论韩国如何如何,更无法理直气壮地说要克服目前的危机局面。这样一个总统领导的政府中,公务员会心悦诚服地相信政府吗?很明显,朴槿惠总统已经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深渊,在剩余的一年三个月的任期内,恐怕难以脱身自赎。如果继续像以往那样拒绝革新国政的要求,坚持走自己的道路,那恐怕绝非陷入政治泥淖这么简单。

  所有这一切可谓是朴槿惠总统自做自受。如果总统自己按照正常的逻辑常识来主持国政运营,身边多留几位敢于直谏的参谋,就不可能出现此类诡异的事故。然而,朴槿惠的身边却只有那些只会说“是”的好好先生,只要是总统做的事,无论感觉上多么异常也不会多说。朴槿惠完全是“将当前的21世纪错看成了王朝时代”,而身边人也成了不敢忤逆君上的臣子,最终酿成了令人“无限羞耻”的国家悲剧。

  这是任谁都无法避免的宿命。如果继续像以往那样阻止调查、庇护相关人等,那只能被扑面而来的大潮卷入吞噬。新世界党也感到了严重的危机意识,如果再像以前那样阻止调查崔顺实,不做出同意进行特别调查的结论,那只能全党为崔顺实殉葬。执政党也不得不扔掉一度掩护青瓦台的盾牌,加入到调查真相的洪流,朴槿惠本人也无法拒绝这一要求。当然,随着特检的深入,阵痛也会随之而来。在野党虽然要求进行特别调查,而非总统任命特别调查官的常设调查,但新世界党似乎更愿意进行常设调查。是否将朴槿惠本人纳入调查对象范围也成为各派角逐的重点。但是,即使这一事件无法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完成真相调查,仍然可以对朴槿惠实行重新调查,也可起诉退休总统,真相一定会到来,只是时间问题。未来究竟会有多少事实大白于天下,如何承担相应的责任,有多少人会被司法处置,现在言之尚早。

  在目前这种局势下,朴槿惠试图以时间换空间,以“突袭式任命总理”等拖延时间,等待时机,来博,而新世界党内与在野党等也在紧锣密鼓应对。朴槿惠个人的命运将会有三种可能。首先是留任,但权力大不如前。目前,从任命新总理人选来看,朴槿惠是想将内政让渡给总理,而总统负责外交与安全。但这遭到了几乎所有方的反对。其次,是成为职务总统,仅存在总统名义,总统“植物人化”,成立一个由青瓦台、总理、新世界党、在野党组成的“举国内阁”,联合处理剩下的任期。这一选项目前也存在较大变数。最开始时各方最希望的是该方案,但由于在总理任命问题上朴槿惠仍然试图行使总统的权力,搞突然袭击,触怒了各方。在野党明确表示将抵制这一任命。但是,如果这一方案能够回到总统不具任何权力,等于向在野党交出权力的“退居二线”状态,似乎有谈判可能。第三,是弹劾或下野。最开始,这是可能性较小的一种方案。但随着事件的深入,新证据的出现与事件的发展令新世界党与之切割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也令民主党等在野势力看到了将朴赶下台的可能,而学生与民众不断强大的反对声音与行动也大大增加了这一可能。

  三、韩国政局走向

  目前,涉案的核心人物崔顺实已经回国并遭到逮捕,但另一个关键人物车恩泽却依然未回国,调查的进展无疑会困难重重。但随着崔顺实归案,更多的线索也将暴露出来,会不会引爆更多的“地雷”也未可知。

  关于总理人选问题,执政的新世界党内部亲朴系表示赞成,认为是收拾残局的好方案,而非朴系强烈反对,认为没有清算崔顺实门的任命是试图走出事件焦点,“用短信通知各党领袖说要换人”完全是以退为进、显示总统的力量健在,无视身处的处境,当然不会得到同意。

  在野党更不用说,直接宣布抵制该任命方案在国会的质询,认为这是朴在耍花招,试图挑起“人事之争”来转移“乱政之争”乱局,朴槿惠毫无诚意,根本不想解决问题,任命的新内阁成员完全是“第二个崔顺实内阁”。加之任命的特检调查官根本就是庇护朴的人在担任,调查不会有任何结果,只会导致相关人证或物证灭失。朴智元声称,“固执己见,后果将会更加严重”,在野党将直接要求朴下野或进行弹劾。而民主党的秋美爱代表更是指出,“朴槿惠根本不在状态,对朴槿惠已经绝望”,将掀起更大的政治浪潮。

  在2017年大选选情即将启动的当下,崔顺实事件不仅使朴槿惠政府摇摇欲坠,也撼动了韩国政界,更会对大选版图有深远影响。

  在崔顺实事件的影响下,新世界党的支持率一路下滑。对于执政党而言,严重的问题不在于一时的支持率下滑,而是不知道这一事件的底在何方,来博。朴槿惠的支持率暴跌当在意料之中,而一直支持青瓦台的新世界党同时受到了严重的连带致命伤害。新世界党内非朴系已经公开明确表示,“以新世界党身份不可能进行明年的大选”。崔顺实丑闻对新世界党带来何种变化已经成为关注的焦点。新世界党内的非朴系单拉大旗,与朴槿惠这艘“破船”切割、“重新出发”的冲动愈发强烈,而目前也是围剿亲朴系的好时机,以在迅速斩断与朴“污名化”联系的同时,主动改名,尽快将保守势力归位。在此形势下,除遭到点名要求出局的党代表李贞铉等核心亲朴系外,来博,70余名亲朴系议员中多数已经纷纷向非朴系“投诚”。

  对于在野党而言,崔顺实事件简直是天赐良机。不断出现的新证据大大刺激了在野党彻底扼杀新世界党选战能力的欲望。事实上,崔顺实丑闻对于在野党而言完全是“天降利好”,在野党也因此突然间“咸鱼翻身”,士气大增。文在寅、朴智元、安哲秀等派系已经连放狠话,接连否定青瓦台提出的解决方案,意在制造相对长的时间,一方面等待新证据出现,一方面也在撕裂新世界党,同时也在争取更多的民意支持,并寻找更多的机会。因为除了迅速平复事态之外,时间上越长越有利于在野党。但是,在崔顺实事件溢出利益的分割上,民主党与国民党似乎也出现了不和征兆。对于文在寅提出的要朴槿惠下野主张和措施,朴智元称文在寅“错认为自己已经当选总统”。

  对于潘基文来讲,新世界党这样一个毫无人气的党已经成为鸡肋,必须避开被贴上新世界党或者亲朴这样的标签,否则只能万劫不复。而另开新店,吸收新世界党新建一个党派这一方式也是对潘基文的重大考验,潘基文的政治能力是否能够承受和容纳如此大的政治力量尚未可知。无论如何,对于即将梳妆打扮坐上“新世界党”这台花轿的潘基文而言,崔顺实事件已经完全成为负资产。

  而潘基文的支持率如果大不如前,不坚定分子的票会流向何方将成为左右明年大选的重要变量。正如同2016年4月13日国会议员选举的情况一样,如果新世界党的不坚定分子把票投给国民党,大选就会呈现三足鼎立之势。在要换马的心理预期下,民主党与国民党两大在野党也会出现激烈的竞争。崔顺实事件连累新世界党越长时间,就会越激发两大在野党的争夺欲,更进一步加大这种三方版图最终成败的不确定性,形势就越复杂。崔顺实事件的发展已经让人看到了2017年12月份。

  四、需要关注的几个问题

  韩国政局的发展有几个需要进一步观察的方面。朴槿惠两次道歉,不仅未能平息汹涌的民意,更无法满足非朴系及在野党的期待。在民意上,朴槿惠的支持率更是暴跌到了5%,而在野党更是直接将“倒朴”做为明确的目标。

  在目前的情况下,韩国政治局势的发展非常令人担忧。一是在野党与市民运动有过激化的传统,目前也已经出现类似情况。在野党甚至已经在呼吁采取更强硬手段。如果不能以政治手段解决问题,在野党将祭起街头政治的大旗,韩国政治中的复杂倾向会使局面更加复杂。

  军方的态度令人玩味。根据宪法,韩国军方不得涉入党争,但从整个事件的发展看,韩军虽然坚持否认,但不断的证据表明,韩空军新一代战斗机项目、潜艇等军购都有崔顺实介入的影子,或者是与崔顺实有利益重叠,尤其是萨德的购入问题上,军火掮客林达金与崔顺实的联系、韩军方与洛马公司的联系都已经明确。调查的深入必将牵涉到军方这一强大的利益集团,军方也将用自己的方式进行反制。

  韩国出现的攻击性的外交姿态令人担忧。对于韩国的政治生态而言,内政是在外部安全的情况下进行的,外部安全问题压倒一切。让人十分担心朴政府可能会寻找破解国内政局的出口,即以与朝鲜的武装冲突来转移注意力,或以与中国的冲突性外交,强调安全与外交的重要性,呼应朴的主张,“总理内治,总统外治”。这种局面有着巨大的政治动力,也是在野党无法阻挡的一个局面,在历史上已经出现过“枪风”、“北风”等多次先例。对于已经处于困境、且掌握着安全权力的青瓦台而言,任何的尝试都会带来利益。在黄海出现的射击中国渔船和对朝强硬的论调已经出现了这一苗头。

  韩国的政治局势每时每刻都在出现新的变化,不断的新形势刷新着人们的观察,也推动着韩国的政治向着更加未知的方向发展。